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军荼明妃】(41)【作者:asule_wang】
【军荼明妃】(41)【作者:asule_wang】
字数:106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军荼明妃】【青城篇】

             第41章、乡村教师

  「唔……」潮湿的床褥让我从酣睡中迷迷糊糊的醒来,下意识的想转个身换个睡姿,却被牢牢卡在体内的男人鸡巴钉在原地。

  「该死的,昨晚明明都软趴趴了……」我哭笑不得,明知这身下的潮湿毕竟有一大半来自床战时的汗液,只有一小半是这西南山区独有的潮湿水汽导致的。
  随着我微微扭动身体,菊门中的肉棒松动,一股稀薄的精液从交合的地方流了出来,我望着窗外蒙蒙亮的天光,悠悠的叹了口气,正要加大了动作想要彻底摆脱身后男人的鸡巴的时候,那根东西竟突然跳了两跳在我体内硬了起来,紧接着一只布满老茧的大手扣在我的一侧乳房上,本已经退出一段的鸡巴随着身后男人的腰狠狠贯进了我的身体!

  「哦……」我低声叫着,自己下体的肉棒也仿佛被身后的鸡巴填满一样猛的跳了起来,不争气的流出了星星点点的液体。

  身后的男人还在半梦半醒之间,完全是出于男性的本能在忘我的冲刺,手上和鸡巴上也就失掉了他清醒时仅有的那么一点儿温存,粗大的鸡巴以极快的速度在我的体内进出,那劲头一点儿也不亚于他的主人白天催打耕牛的样子,为了不让他的肉冠扯坏我的菊门,我只好把一条腿高高的举向空中,让自己的屁眼尽可能的打开。可来自男人大手的摧残却无论如何也躲不过,那手指上厚厚的老茧仿佛一片片钢锉一样蹂躏着我柔嫩的乳头,时而揪起又放下,时而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扭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下体的快感和胸前乳头上的钻心疼痛让我的高潮来得又快又猛,这样的抽插持续的时间只有不到一盏茶的时光,我就浑身潮红的颤抖起来,下体的汁水流出得越来越多,红肿的双乳仿佛朝天椒一样在空气中跳动。我狠狠的喘着粗气,强忍住一再高潮的眩晕,咬紧嘴唇对身后耕耘的男人低声娇颤道:「老……老赵,射了吧,求……求你,别吵醒了……孩子们……啊~ 」

  说话之间又一次高潮降临,我闷声哼了一下,下体一阵乱颤,伴随而来的是菊穴对肉棒的最终绞杀,身后的男人毕竟是肉身凡胎,再难抵御这天堂和地狱的双重刺激,低吼一声射出了万千子孙……

  我用最后的力气扭动着屁股摆脱了男人的鸡巴,挣扎着想要起身,最后却浑身脱力的栽倒在男人满是臭汗的怀抱,随着他的胸膛起伏娇喘阵阵,慢慢又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不过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却是被男人的大手推开才醒来的,抬头看天刚刚亮透,身后却已经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音。

  我并不想转过头去看身后那个粗鲁不堪的身影,一双眼只能哀怨的看向窗外的翠竹,身下的被褥越发潮湿,我扭身把被子掀开,身后的声音戛然停止,我知道那是男人的目光再次被我高翘丰满的臀部曲线牢牢的吸住了。

  为了不让他再次侵入我红肿的玉门,我忙低声问道:「怎么起这么早,地里有什么急活么?」

  身后穿衣服的声音再次响起,男人操着浓重鼻音的川普答道:「唔,昨儿下雨了,得去田里排排水,再把粪肥上了,保不准啥子时候又得下雨。」

  「那来不及做饭了。」

  「没的事,」男人突然狠狠一巴掌拍在我肥嫩的屁股上:「吃你吃了一夜,老子早他妈饱了!」

  「你!」我扭头怒目,却看他已经转身出了房间。

  「这个男人……可真是的……」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五味杂陈。突然屁眼处一阵钝痛,接着一股股温热在我的腿间荡漾开来。我伸手下去,再拿出手来已经是满掌的白花花的精液,忙不迭的送进嘴里品咂咽下,体内终于升起一阵暖意:「嗯……这农民的精液,真是醇厚,可惜……唉!」我无法多想,眼看着时间不早,忙起身穿衣。

  房间里的镜子已经泛黄,有些照不清楚人了,我望着镜子里的女人,竟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习惯了这样的打扮:饱满的双峰被囚禁在款式最最普通的胸罩里,没有蕾丝、没有颜色,只是简单的乳白色,倒有宽宽的肩带和更宽的背扣带。而更可怜的是,这件胸罩连跟它配套的内裤也欠奉,我的玉臀外面勉强套着的居然是一件四角内裤,倒也舒服了玉茎。老赵在我身上驰骋的时候,倒也曾动情的说过:「你这奶子屁眼真美,等老子挣了钱给你买一身好看的胸罩裤衩……」我不置可否,谁不知道,这老农操女人只要扒光了就好,谁会管你扒光之前穿的是什么……

  一双玉足套进了粗布鞋子里,没有袜子,遑论丝袜这样的洋玩意儿……好在,自从那天之后,我脚上的敏感度降低了许多,粗布鞋底的摩擦也能忍了……
  穿上简单的上衣裤子,镜子里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村妇,如果不是那把裤子撑得紧绷的屁股,如果不是那把衬衣高高顶起来的胸部,如果不是那不施粉黛也眼光四射的脸……我,只会是这个不足百户的西南山村里的一个农妇。

  可是即使有了这与众不同的皮囊,我也只是一个特别的……农妇而已。
  很难相信,在21世纪的今天,还有这样的村子,这个村子里没有自来水没有电,所以就没有电灯电话,坐落在深山老林里的村子只有一条小路通向外面,村民的所有生活基本靠自给自足,少有的带着农产品出去的人也只是换些油盐糖果,对于其余的东西,无论别人觉得有多必要,这里的人们都不认为是必须的东西。

  村里很意外的有一座学校,并不是为了培养什么人才,只是希望让出去赶集换货的人能认得几个字,算得了简单的加减乘除,不至于被外人骗了而已。
  不出意外的,这个学校只允许男人来上课,学生多是些十三四岁的少年。
  而我,是这个学校里唯一的老师。

  我点燃土灶里的柴火,加了几块干木头,倒上一瓢凉水把锅刷了刷,接着往锅里倒了些干净清水,放了一把米下去,又下了四个整鸡蛋,待鸡蛋和粥煮好出锅,配上咸菜就是一顿早饭了。

  这一切,我已经驾轻就熟。

  而那个在北京叱咤风云的明妃张楠,似乎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

  「妈。」「妈。」

  身后两个略带些稚嫩的男人声音把呆呆望向炉火的我唤回到了现实。「哦,你们起来了啊,去洗脸刷牙,一会儿就吃饭了。」我对两个十五六岁的「儿子」笑着说道。

  「好嘞!」两个男孩脸上露出雀跃的神情,忙不迭的去井边打水洗脸。
  我撩了撩头发,继续添柴,过了一会儿锅盖边上袅袅的飘起了水汽,我起身正要掀开锅盖,双乳突然被一双手抱住了。

  「妈,你真香。」一个男孩把头埋在我的颈间低声道。

  我正要挣扎,另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你给老子让开点儿,挡着老子了!」
  「龟儿子,看你急的那个熊样子!」第一个孩子粗鲁的骂道。随即闪开了一点儿,紧接着我的屁股就被另一个男孩抱了个正着。

  「唉……」我心里叹了口气,放弃了抵抗,任由一个儿子扯开了我的上衣,双手伸进我的胸罩捏住了我的乳头玩弄,另一个儿子则把我的裤子扒了下来,整个脸埋进了我的屁股沟,贪婪的嗅着我的体香。男孩的鼻子隔着内裤顶在我的菊门口,乳头被一双手夹着抻了起来,我舒服的叫了一声:「啊……」

  两个儿子一起笑出声来:「妈,这么快就骚起来了是不是?」说着竟心有灵犀的一起脱下了裤子。

  我心旌摇曳,无力的抵抗道:「你们……一大早就来,你们还长身体呢……」
  「呵呵呵呵」两个男孩此时已经满脸淫笑,大儿子三下五除二的脱光了下身,又开始扒我的内裤,一边笑道:「妈你骗哪个嘞,爹昨晚日了你一整晚,早上又日,也没见他咋样,早早就起来下地了。」

  「就是,」二儿子也把下身脱了个精光,跟着搭手脱我的衣服:「妈你的穴跟别的女人不一样,操了是补身子的,我们俩都知道。昨晚可苦了我们俩人了,听着你的叫声射了满地都是,一会儿别忘了打扫。」

  我任由他们扒光了我全身的衣服,一根雪白的肉棒俏立的空气中,双手护住胸乳和屁眼,无奈道:「唉,你们啊,真没办法……今天怎么分?」

  「早都分好了,」二儿子笑道:「大哥今天输了,操嘴。」说着一把把我转过去,双手有力的分开我的双股,舌尖灵活的插进了我的屁眼!

  「好儿子,啊!真会舔。」我鼓励的说:「不过你慢点,里面有你爹射的东西,妈早上没排干净。」

  「爹太不够意思,早上起来日那一次干什么!」二儿子说着呸的一声吐出一丝残精:「还好妈的屁眼太香,把爹的骚气盖住了。」

  「给你龟儿子日屁眼就他妈不错了,挑三拣四的干什么!」大儿子怒道,赌气般的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按向他的鸡巴。

  我忙张嘴含住大儿子的鸡巴,几番舔舐之后抬头说道:「老大也不用生气,下次妈就给你操屁眼不就得了。再说妈的嘴也很厉害不是吗?」

  「就是,你操妈这么久了,学着点儿礼貌好不好?」二儿子百忙之中再次抬头对大儿子说:「妈好歹也是从大城市来的,咱们家里有了妈,在村里都比别人高一等,说话别那么粗俗。」

  「老二说的对,」我笑道:「老二自从操了妈之后懂了不少文明礼貌了呢。」
  「老二就是嘴上说的漂亮,他拿着妈的内裤撸管子的时候嘴里不干净得很!」老大似乎有些挂不住面子,狠狠的把鸡巴塞进我的嘴里。

  我轻轻抚摸着大儿子的屁股,用力的给他做了几个深喉,接着吐出鸡巴喘息道:「老二,快点儿进来吧,弄完还得上学呢。」

  「哦,好的妈妈。」二儿子越发卖乖起来,居然颇有礼貌的轻抚了几下我的玉门,接着一根火热的年轻肉棒就插进了我的身体。

  我心中一荡,忙低头再次含住大儿子的鸡巴,任他们一前一后的操着我的嘴和屁眼,玉乳和玉茎随着抽插有节奏的前后摆动,亮白的肉体在炉火的映衬下格外耀眼。十五六岁的男孩的体力远超中年人,我用尽浑身解数曲意奉承,堪堪的到了两人高潮的边缘,感受到嘴里和屁眼里的鸡巴同时跳动不已的时候,自己的肉棒流出的东西也已经打湿了身下的地面。

  正在我们全部濒临高潮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进门就大呼小叫着:「张老师,张老师在家吗?」

  「在这儿呢,李大叔啥事儿?」二儿子一边啪啪的操着我的屁股一边答应。
  那李大叔闻声进屋,眼见了两男一女正用最淫靡的体位颠鸾倒凤,却没有一丝意外和惊讶,反而和蔼的对两个儿子说:「哦,日着呢啊,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有体力!好!」

  「嗯,我们俩早上一般都要日一次,能舒服一天。」大儿子龇牙咧嘴的道:「李大叔找我妈啥事儿?」

  「哦,说的是我儿子,昨天把脚给扭着了,今天上不了学,他妈让跟张老师说一声。」

  「嗯嗯。」我不能说话,只好一边吞吐著大儿子的鸡巴一边点头跟李大叔示意。

  「我妈说她知道了。」大儿子抱着我的脸一阵耸动,接着滚烫的精液直接灌进我的胃里。大儿子抖了抖身子,接着道:「李大叔要不要来舒服舒服?」
  「地里还有活儿,不来了。再说你小子刚刚日完……嗬嗬。」李大叔淫笑着伸手捏了捏我的乳头:「张老师这奶子越来越大了,你们老赵家有口福,哈哈,下次吧。」摸完把手指在自己鼻子前面猛嗅了几下,转身出门走了。

  二儿子的鸡巴兀自在我的菊门里疯狂的进出,这让首先败下阵来的大儿子很不开心,但一泄如注之后的他也难有再战的能力,只能骂骂咧咧的催老二快些射精,几次未果之后大声喊道:「小丽!小丽出来,妈在操逼呢,快来看看锅里的饭!」

  里屋应声走出一个全身只穿了一条小内裤的八九岁的少女,身体扁平尚未发育,一张脸确是少见的清秀,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走到灶台前揭开锅盖,熟练的用勺子盛着锅里的粥,一边埋怨道:「二哥你又气大哥!我还没睡醒呢就把我吵起来!」

  「知道你向着大哥,」二儿子在我身后奋力进行最后的冲击:「等你到了岁数,让大哥给你开苞!」

  「二哥你再讨厌,我让妈夹死你!」小丽脸上不见一丝娇羞,反而笑嘻嘻的说道。

  「小丽说得对,妈,你夹死他!」大儿子应和着,我被三个儿女环绕,本来就到了高潮的边缘再加上多少有些害羞,浪叫一声下体喷出点点白浆,尽数洒在小丽脸上,接着体内一阵抽动,夹得二儿子瞬间丢盔卸甲!

  小丽挑起我射出的东西用舌尖仔细品着,出神的道:「妈妈射出来的东西真甜,跟糖浆一样,也不知道我以后能不能射出来。」

  我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听了小丽的话忍不住失笑,搂住她抚慰道:「小丽乖,女孩子下面的妙处多得是,你以后自然也有芳香的气味,是妈妈这种人求都求不到的呢。」说着竟然触动了心绪,几乎落下泪来。

  「哦,正好。」小丽没有看到我的神情,笑道:「妈妈的东西这么甜,正好放在粥里省了些糖呢。」说着走到粥盆前,把身上的白浆小心翼翼的刮下来弄进粥里。

  「妹妹真聪明!」大儿子赞道:「妈妈的棒子上还有不少呢!」说着把粥盆端到我身前,一手捞起我的肉棒就插进了滚烫的粥里,我一声尖叫,迎合著外面的鸡叫,我作为乡村教师的一天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两个如狼似虎的儿子先去上学,我把家务交代给小丽,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出了门。

  这个村子总共不到一百户人家,坐落在一个山谷里,户与户间隔不远不近,却也与书上说的「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大略一致,如果不是流落至此,恐怕倒也真的是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

  不过,相闻的决不止是鸡鸣犬吠。

  「嗯~ 啊,哈,哈,老东西你今天早上咋个这么猛?」我走过一扇敞开的门,远远的听见院里井边女人淫浪的叫声。

  「昨晚睡的好,哈哈,早上当然有活力噻。」女人身后一个半老的老头子扶着她的肩膀奋力的进出着,女人的一只脚跨在井沿一侧,努力迎凑。

  「刘叔,阿敏,起的真早啊。」我停下脚步招呼道。

  「呀,张老师啊,」叫做阿敏的年轻女人抬头笑着回答:「你起的更早啊,家里日过了?」

  「嗯,两个孩子一早就不消停……」我微微有些害羞的答道。

  「你家的两个男娃正当年纪,哪能消停得了?前两年我就尝过,啧啧……」
  阿敏似乎回味了一下,挥手拍了老男人一下:「公公,看见张老师就别憋着了,赶紧射了下地吧~ 」

  阿敏的公公刘叔自从看见我之后眼睛就没从我的脸上挪开过,下体抽插的速度快了一倍,显然早到了强弩之末,闻言再不忍耐,大叫一声在儿媳妇的穴里射了精。

  我眼看着一滴滴白花花的东西从阿敏的穴口滴落到了井里,掩口笑道:「刘叔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还是赶紧去地里吧。」说完迈步向学校的方向继续走去。
  没走几步,就听见前面的家门里一阵吵闹,隐隐的听见里面女人的声音骂道:「你个老不死的龟儿子,放着家里大女儿的逼不日,倒把小女儿开了,她才八岁啊!我打死你个老东西!」

  接着听见院子里一个稚嫩的女孩哭着说:「妈你别打了,是我自己想要给爹日的,姐也同意的,不信你问姐,姐你说话啊~ 」期间偶尔夹杂着另一个女孩的哭声。

  我加快了脚步,想赶紧避开这个是非地,哪曾想刚刚走到那家门口就见一个男人被推搡着摔出了门。我只好停下脚步扶住男人,抬头就看见一个满身横肉的女人举着扫帚打了过来,我笑了笑用仅剩的身法灵巧躲过,眼看着那扫帚重重的拍在男人的头顶发出一声闷响,才劝道:「赵姐你也是的,下手太重了些,你看把你男人打坏了吧,看晚上谁日你。」

  那赵姐气冲冲的把扫帚一扔,指着男人的鼻子骂道:「这龟儿子早就不日我了,老娘自然有隔壁的老汉们照顾,用不着他这龟儿子。可是,他也不该对八岁的姑娘下手!孩子才八岁啊,日坏了以后怎么生娃娃?」

  「谁说不是呢?」我接过话头回头对捂着脸蹲在地上的男人说:「大哥你糊涂啊,咱们这儿的规矩你忘了?女娃娃十四岁之前不能日只能摸,你这不是坏了规矩么?」

  「老子怎么不知道?」男人委屈的说:「这女娃娃懂事早嘛,她自己主动的,还劝了她姐……」

  「真的假的……」我狐疑的抬头看着门口站着的赤身裸体的幼女,心里嘀咕着。那女孩全身一丝不挂,身量矮小得很,胸和屁股扁平,简直是一块搓衣板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任何诱人的女人味。我正想取笑男人满口胡诌,却猛然间发现那孩子两腿间本该完全未曾发育的阴唇竟然颇为丰厚,更奇的是一条乳白色的拉丝刚刚从她两腿间溢出来,那阴门竟然缩了几下,硬生生把男人的精液吸了回去。我忙仔细看向她的脸,惊奇的发现那孩子秀气的眉眼见居然已经有了春情流露…
  「八岁的孩子啊……」我心里惊讶:「倒是个天生的媚骨,可造之材,要不是……唉!」

  我心里叹了口气,随口告诫道:「大哥你怎么说我都不太相信,总之以后别这样了,这孩子弄坏了怎么给你传宗接代?」

  男人低声应承,继续忍受着自家悍妇劈头盖脸的责骂,我站起身看了一眼那个孩子,转身继续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山路,身后就传来一阵阵淫声浪语,且声音越来越近。我想都不想的回头笑骂道:「小伟,你又调皮了是不是?」

  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赤裸着下身,只穿了一双布鞋,公狗一样坚韧的细腰上挂着一双白嫩嫩的玉腿,而玉腿的主人的阴部正与男孩的下体紧密的连在一起,整个人通过肉穴牢牢的挂在男孩的腰间,两个人上身穿着的衣服已经湿透,却没有丝毫想要停下的意思,男孩的每一步前进都带动着鸡巴在女孩的肉穴里进出一次,女孩的屁股不轻不重的拍在男孩的腿上,泛起一阵阵带着肉味的波浪。
  「啊,张老师好!」少年在我的面前站住,双手抄起腰间女孩的大腿向上一耸,鸡巴直接整根没入女孩的肉穴,操的她「哎哟」一声浪叫,紧紧搂住了男孩的脖子。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我有些生气:「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别把你姐带到学校来操,到时候班里所有的男生都操她,你让老师怎么上课?」

  「老师老师我知道了,我这不是想赶紧在路上操完么。」男孩一脸的不以为然:「我姐她想来学文化,我有什么办法……老师,你这么拦着我们,不会是怕我们都操我姐不操你吧?哈哈……」

  「你个没大没小的东西!」我一巴掌拍在男孩屁股上,打得他不由自主的一缩屁股,前面的鸡巴重重的顶在他姐姐的花心上,女孩一翻白眼几乎死了过去。
  我笑骂道:「快赶紧射了得了,操起来没完没了的!」

  「好嘞!」男孩架着姐姐的双腿继续一边走一边操,爽朗的笑声和浪叫声不绝于耳:「老师,你不就喜欢我这样操起来没完的么?放心,一会儿有的是力气呢……」

  我闻言越发加紧了双腿,却也再也阻挡不住推荐汩汩流下的淫汁,只好娇喘一声,玉手在裤子前面支起的帐篷上草草揉了几下,又伸手擦了擦流到脚边的淫液,继续走向学校。

  是的,你没猜错,这个村子是一个无视世间任何伦理纲常的地方,可以说是乱伦者真正的世外桃源。在这里,任何男人和任何女人,只要两厢情愿,都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做爱,唯一的要求是,女孩低于十四岁是不允许破处的,这主要是为了防止女孩过小分娩可能带来的生命危险。而最为神奇的是,尽管父女,母子,兄妹,姐弟乃至跨越辈分的性爱带来的生儿育女屡见不鲜,但是我居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带着遗传病降生的孩子,相反,倒经常会发现诸如那个八岁的女孩和刚刚这个人瑞一般的小伟这种即便放在城市里也是非常优秀的孩子……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外桃源呢?我被「她」弄到这里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今天这节课我们来学习乘法。」我站在讲台上,尽量避免着与座位上的青年男子们的眼神接触,因为他们眼睛里喷出的欲火随时会让我忍耐了一早上的春情喷发出来,毕竟,我还是希望能教会给学生们除了做爱之外的一些知识的。至于那些书桌下面颤动的下体,和偶尔射出来溅到他们衣服上的精液,我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乘法口诀相信大家都已经会背了,那么今天我们来学习怎么用它们。」我努力让自己的声线平静端庄:「假设说,小伟的爸爸去集市上卖鸡蛋……」
  「那我就在家操妈妈!」小伟笑嘻嘻的撸着鸡巴看向窗外,早上被他插了一路的姐姐正站在窗外仔细听课。课堂上的男孩们一通嚎叫。

  「都住嘴!」我愠怒道:「假设小伟的爸爸去集市上卖鸡蛋,他用四个鸡蛋可以换一斤肉,那么换两斤肉需要用几个鸡蛋啊?」

  学生们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活动」,但是许久过后还是没有人能答得出来,眼看着几个男生又开始「重操旧业」,我的一番心血怕是要付之东流,我心里一急计上心头,换了个淫荡的表情笑盈盈的说道:「那……老师换一个题目,假设说老师身上的一个洞有一个人用鸡巴填满,老师就给他四个鸡蛋,那么老师身上所有的洞同时被鸡巴填满,老师需要准备几个鸡蛋呀?」

  学生们的积极性明显地被调动了起来,所有人都停下了自慰,仔细的思考着这个「香艳」的问题的答案。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明白趁热打铁的道理,于是慢慢的解开了自己的衬衣扣子,露出老旧胸罩包裹不住的诱人胸脯,娇滴滴的鼓励道:「大家好好想想,谁答得上来老师现在就给他插哦……」

  我的话音刚落,就见小伟蹭的一声站了起来:「老师,我知道了,是8个鸡蛋,老师需要拿8个鸡蛋!」

  「嗯!答对了!」我笑吟吟的坐在讲台上的课桌上,分开双腿:「来吧,帮老师脱裤子。」

  「好嘞!」小伟一如早上的活力无限,两步窜上讲台一把就把我的裤子扯了下来。早上一路的「艰辛」忍耐早已让我春情泛滥,裤子甫被扯掉,就看见我白里透红的龟头从老旧款式内裤的上沿探出头来,已经有少许粘液缓缓从头部流出。
  小伟显然已经驾轻就熟,毫不避讳地一口吞下我的龟头,舔得啧啧有声,顺手也开始解开自己的裤子,几下就把裤子和裤衩脱了个精光,一根粗壮黝黑的钢枪跃跃欲试。

  「哎哟,慢点儿,你这急猴子似的……」我浪叫着偷眼望去,只见在坐的其他男生手上的「活动」早已开始,有几个耐力不好的在这样的春宫图下早已一泻千里。我明白这种事情不能偏颇的道理,于是浪笑着说道:「小伟不错,不过还不够好,哪位同学能根据老师刚才这个鸡蛋的问题告诉老师,乘法的真正含义,那老师就让他操老师上面的小嘴哦……」

  这样的问题显然已经超出了这些乡村学生的理解范畴,我本来也是想逗逗他们,让他们射的慢一些而已,谁知道我的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一个娇嫩的声音:「老师!我知道,你是想告诉我们,2和4的乘法能得到8!」

  我心里一惊,寻声望去发现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小伟的姐姐,她此时正站在门口,身上穿着单薄的粗布衣服,门口的阳光轻易的穿透了她的上下衣服,勾勒出少女独有的修长线条。女孩兴奋得满脸通红,一对细长斜飞的眼睛里满是媚气,不知道是因为得到了真理还是看到了我骚浪的样子,亦或二者兼而有之,胸前急速起伏的双乳几乎要顶破衣服,隐约间能看到乳头如豆早已耸立。

  「嗬嗬,」我掩口笑着,一只手按在小伟的头上,对那女孩说道:「小姑娘好聪明,是个好苗子,要是在城里恐怕能考上个大学呢……答对了……哎哟,小伟你慢点,不过呀……姑娘你是个女孩子,老师恐怕没法让你插老师的嘴呢……」
  「我知道!」少女愤愤的跺了跺脚,居然走进了教室站在了讲台上:「我不能听课,也不能像你一样在教室里和弟弟操逼……不过今天我答对了,老师!」
  紧接着她三下五除二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不顾地上的尘土躺下分开双腿,骄傲的对着早就目瞪口呆的男学生们说:「今天我也要在这个学校操逼,我身上有三个洞,比老师还多一个,你们谁来!?」

  男生们踢翻了桌子一拥而上,嘶吼着互相推搡,马上就有两个身强力壮的男生挺起鸡巴一个插进了女孩的嘴里,另一个插进了女孩的嫩穴,女孩疼的「嘤」
  的一声娇颤,抬头看见一个矮胖的男生对着自己的菊花「磨刀霍霍」,忙一手捂住,吐出嘴里的鸡巴,转头对着弟弟小伟低声说道:「弟,这里……你不来么?」

  此时小伟早已扒下了我的内裤,双手扶着我的双乳,鸡巴早在我的菊门上蹭了许久,正要「一杆入洞」,头也不转的答道:「姐,他们能把你操舒服的,我今天要操老师!」

  「你好好看看这里……」女孩几乎留下泪来:「姐的屁眼没给爹操过,没给爷操过,你也没碰过,是姐答应留给你的……」

  小伟闻言身子一震,挺着鸡巴愣在原地,一会儿看着被两个男人抽插的楚楚可怜的姐姐,一会儿看着满脸潮红的我,竟陷入了取舍的踌躇当中。我心里暗暗吃惊,万不曾想到这么一个普通的乡下女孩竟能与现在的我抢食,早上的那个八岁的少女的样子突然浮现在我眼前,一个,又一个……这个村子,不简单!
  女孩见攻势奏效,不顾嫩穴里鸡巴带来的快感如潮,忙不迭的道:「弟,你不是早就想要姐姐这里吗?今天姐姐就在这里给你!」

  「嗯!」小伟重重的点了点头,飞快的撸了两下鸡巴向女孩走去。我虽然心里吃惊,却也没有慌乱,双手一撑桌子,轻轻巧巧的翻了个身,双膝跪在桌子上,把屁股高高的耸起,一双玉乳如同水滴一般摇晃着,秀发甩向一边,转过头向小伟吃吃的笑道:「小伟……你真的不操老师的屁眼么?老师的屁眼……」说着伸出手指塞进自己的菊门一阵挑弄,浪叫一阵之后把手指缓缓伸进自己嘴里仔细品咂着:「好痒呢……恩……好香呢……」

  任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在勾引男人一道如何天赋异禀,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青春期少年来说,她的诱惑力也远远不如我这样的轻熟女来得厉害,这一点我心知肚明。果然我的话音刚落,一根滚烫的鸡巴已经结结实实的填满了我的玉门,酥麻的快感从我的下腹直接传到了腿心,震颤又从腿心狠狠的传到我的心尖儿上,我仰头浪叫,下体的肉棒喷出点点白花花的汁液,魂飞天外的我完全不知道这么强烈的快感到底是从何而来,或许是战胜了一个所谓的「对手」吧……

  尘埃落定,那个对着女孩磨刀霍霍许久的胖子大笑着上前,对插着女孩下体的男生说道:「来,兄弟,搭把手!」

  「好嘞!」那男生也是乐于助人的主儿,笑着退出鸡巴,抱起女孩让胖子躺在地上,接着把女孩仰面放在他肥满的肚子上,说道:「你先还是我先?」
  「妈的,一起!」胖子说完挺起粗短的鸡巴不由分说的狠狠贯进女孩的嫩菊,女孩凄厉的叫喊着,很快嘴里就被另一根鸡巴塞住不能做声,只有眼泪扑扑簌簌的流了下来,对刺进自己嫩穴的那根鸡巴已经毫无感觉了。

  我熬过菊门里的一波高潮,接过凑近我玉唇的另一根鸡巴,舔舐了几下,看着女孩第一次被「三通」的样子,心里不由得赞叹长江后浪推前浪,还好自己没有被后浪拍死,却也好奇女孩的来历,于是随口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猛然间,女孩细长的凤目中射出一道厉芒,我清晰的读出了这目光里深深的怨毒!只见她伸出玉手在自己头顶晃动的卵蛋上一阵抚弄,嘴唇急速的吞吐了几下,那操弄她嘴巴的男人一声嘶吼居然秒射了出来!接着她狠狠的咽下男人腥臭的精液,扭头对我低声道:「我叫小洁,你记住了!长鸡巴的女人!」

***********************************  作者的话:从这两章开始,【军荼明妃】的青城篇正式拉开帷幕,为了让读者们有完全不同的观感,我这次绞尽脑汁选取了一个不一样的开篇,在这个开篇里,你甚至无法把故事的主人公与前面情节里淫荡高傲的张楠联系在一起,仿佛这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另一个人。

  但是不用担心我担保这次的明妃张楠能让大家爽到飞起,而在这之前,他要经历一次极大的劫难,这个劫难从他来到青城山那天就已经开始了,而给张楠带来的改变可以说是天翻地覆的,相信有心的读者已经能从第一章的一些细节猜出了一二,如果大家愿意,可以多多留言竞猜接下来的故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