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主宰同人之杨弓干笋儿丶叶轻灵】
【大主宰同人之杨弓干笋儿丶叶轻灵】
字数:146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充满着生机的翠绿光芒,包裹在那翡翠般的灵芝之外,一种诱人的香气自其中散发出来,令得人垂涎欲滴。

  「这便是神魄阴阳芝吗?」

  后面传来叶轻灵的声音,只见得她也是带着王盛他们赶了过来,瞧着山壁上的灵芝,皆是惊叹出声。

  牧尘微笑着点点头,看向叶轻灵,道:「这株神魄阴阳芝此次归我,算我欠个人情,如何?」

  「这个消息是你得来的,而且连外面的灵兽都是你解决的,这东西本就该归你所有,何来人情之说。」叶轻灵微微一笑,道:「不过这山谷中还有着一些其他的天材地宝,虽然比不上神魄阴阳芝,但也算是不错,对我们修炼颇有好处。」

  「随你们采摘吧。」牧尘笑道。

  「那便多谢了。」叶轻灵点点头,然后就不再多说,小手一挥,带着王盛他们赶紧去采摘其他的天材地宝。

  牧尘则是闪掠而出,掠至那神魄阴阳芝处,手掌之上灵力包裹,直接是插进那片山壁中,连着一大片的岩石,将那神魄阴阳芝给挖了下来。

  而在神魄阴阳芝被牧尘挖下来时,一道翠绿光芒从中掠出,然后钻进了牧尘眉心间的印记中,顿时那印记金光愈发的浓郁,竟是隐隐的有着要从五级变成六级的迹象。

  感觉到印记的变化,牧尘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惊讶,看来这种找寻天材地宝来升级印记也是一个不错的法子不过可惜的是不可能经常遇见类似神魄阴阳芝这么灵气葱郁的天材地宝。

  牧尘低头望着手中那片岩石之中的神魄阴阳芝,如今近距离的观看,更是能够察觉到这般天材地宝的瑰丽之处,那晶莹剔透般的色泽中,有着一种雄浑而精纯的灵力波动一点点的渗透出来。

  牧尘嗅着那种诱人的香味,感觉体垩内的灵力都是波动了一下,一种奇特的感觉,蔓延在心间。

  那是一种试图突破的感觉。

  「就在这里吸收了它,冲击神魄境吧!」

  牧尘心中掠过这道念头,目光闪烁,果断的在这山谷深处盘坐下来深吸一口气,逐渐的将心境平复下来。

  随着心境的平定,牧尘双掌呈上下之势将那神魄阴阳芝覆盖,灵力涌出。
  嘭!

  那包裹着神魄阴阳芝的岩石直接是在灵力的压迫之下化为粉末,而且那神魄阴阳芝肥美硕大的枝叶也是一点点的碎裂开来。

  翠绿色的汁液,携带着极端惊人的灵力流淌出来,整个山谷内的空气都是在一霎那间变得朦胧起来,那种诱人的香味扩散而开。

  牧尘手中灵力愈发强横最后直接是生生的将那神魄阴阳芝尽数的压缩成了一团婴儿脑袋大小的翠绿液体,那液体之中所弥漫的惊人灵力,震得牧尘手掌都是微微的颤抖着。

  呼。

  牧尘嘴巴一吸,一股吸力涌出,只见得那团翠绿液体顿时飞起,化为一道水线尽数的没入牧尘嘴中。

  轰!

  随着这些蕴含着惊人灵力的翠绿液体钻进牧尘体垩内,他的皮肤几乎是在顷刻间变得碧绿起来,整个身体仿佛都是膨胀了一圈。

  轰隆隆!

  惊人的灵力,犹如洪水一般肆虐在牧尘的体垩内,他急忙收敛心神,运转大浮屠诀,迅速的炼化着这些涌入体垩内的庞大灵力。

  不过这神魄阴阳芝之中所蕴含的灵力的确相当庞大,如今被牧尘一下子尽数的冲进体垩内,竟是隐隐有点失控的迹象。

  而就在牧尘稍微有些手忙脚乱时突然一股吸力从气海之中传出,旋即便是将一股精纯灵力收取而去。

  这一幕让得牧尘愣了愣,心神一动便是看见了气海内的景象,只见得那些灵力最终没入了那趴伏在曼荼罗花之上九幽雀体垩内。

  而随着九幽雀吸收了这些灵力,它身躯之上原本黯淡的颜色也是明亮了许多,再度有着一些黑炎升腾起来。

  「看什么看?是你让得我这么虚弱,现在你灵力过多,我取走一些对你没坏处。」九幽雀似是察觉到牧尘的窥视,那冰冷意念立即传了过来。

  牧尘苦笑一声,犹豫道:「你不会又对我暗中出手吧?」他可还记得上一次,九幽雀似乎就是趁他突破期间偷偷出手。

  而这一次他的突破比起以前更为的重要,如果出了点什么岔子,可就真是后悔莫及。

  「你如果有这期望,我可以满足你。」九幽雀意念中传来一道讥讽。

  牧尘尴尬的一笑,心中倒是放心了许多,然后也就不再理会九幽雀,开始凝聚全部心神,炼化体垩内那庞大的灵力,准备冲击神魄境。

  山谷中,叶轻灵他们正在采摘着其他的一些灵树灵果,这些灵果灵气虽然远不及神魄阴阳芝,但总归对修炼也是有着好处。

  「好浓的灵气。」

  王盛突然转头望向山谷深处,那里有着浓郁的灵气飘荡而来,其中还掺杂着诱人的香味。叶轻灵也是微微一怔,旋即便是明白牧尘应该已经在炼化神魄阴阳芝了,柳眉轻蹙,道:「周围我们安插了哨子吧?」

  「嗯,叶姐放心,我们有人警惕着呢。」王盛笑道。

  呜!

  而就在王盛声音刚落时,那山谷之外,猛的传来呜鸣之声,山谷中众人面色顿时一变,叶轻灵娇躯一动,率先掠上山谷高坡,美目望向了远处。

  「唰!」

  两道身影从不远处的高坡上掠来,有些慌张的道:「叶姐不好了,我们发现了两波人马正在对我们这边赶来。

  叶轻灵俏脸微变,道:」是葛帮?「

  」不是没发现葛海的身影。「一人沉声道。

  叶轻灵眼神凝重了一些,道:」看来知道这里有神魄阴阳芝的并不仅仅只有葛海,那家伙果然没安好心!「

  」叶姐,怎么办?「王盛急忙问道,那两波人马必然实力不会弱于葛帮不然葛海不会一直不敢出手,如今他们都冲着这边过来,光靠这些人手,如何能抵抗?

  叶轻灵看了一眼山谷之中,银牙轻咬,道:」先拦住他们,牧尘现在在突破不能受到干扰。「

  王盛他们面面相觑,这能拦得住吗?不过既然叶轻灵都这样说了,那也只好照办了。

  叶轻灵率先掠上山谷之外的最高处美目凝神望去,然后便是见到两波人马,各自有着数十之数,正飞快的对着这边掠来。

  」哈哈,小美人,我们又见面了!「在那左边的一波人马中一道身影冲天而起,雄浑灵力扩散而开,那轻挑的笑声,也是随之传来。

  」杨弓?「

  叶轻灵望着那道身着白衣的身影,柳眉顿时一簇,她之前倒是与这家伙碰过一面后者虽然并未参与过灵路,但本身家底雄厚,凭借着诸多资源,如今也是在神魄境初期的层次。

  」哼,你们叶帮还真是好大的胆子,我周黎看上的东西你们也敢来抢,不知死活!「那另外一波人马中,一名黑衣少年面色冰冷的掠出,眼神不善的盯着叶轻灵。

  」是杨帮和周帮…「王盛见到这两人面色也是变化了起来,这两拨人马也是这片区域中名气不弱的势力,丝毫不弱于他们叶帮。

  叶轻灵美眸微寒的盯着那杨弓与周黎,这两人实力都是打到了神魄境初期,靠她一人,恐怕很难抗衡。

  」叶轻灵,将神魄阴阳芝交出来!「周黎喝道,他看中那神魄阴阳芝已经许多天了,如果不是忌惮一旁虎视眈眈的杨弓,恐怕他早就出手了,哪料到如今竟然被叶轻灵他们捷足先登。

  叶轻灵美目一闪,笑吟吟的道:」这神魄阴阳芝别人也想要,若是交给你的话,怕别人不满意。「

  周黎眉头一皱,看了杨弓一眼。

  」呵呵,小美人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还跟小狐狸一样狡猾,我喜欢。「杨弓嘿嘿一笑,看向周黎,道:」这种激将法,周兄应该看得出来吧,要不我们先联手将这小美人抓住,到时候小美人归我,那神魄阴阳芝我就不与你抢了,如何?「

  」好!「

  周黎眼睛微亮,他性子与杨弓不同,所以对他而言,还是神魄阴阳芝吸引力更大。

  叶轻灵见到两人竟然暂时的形成同盟,俏脸顿时微变。

  」哈哈,小美人,还是跟本少走吧,跟了我,绝不会亏待你的!「杨弓大笑出声,竟直接暴掠而出,直奔叶轻灵而去,同时那周黎也是紧随而上,一左一右,包围了叶轻灵。

  叶轻灵俏脸微寒,雄浑灵力也是爆发而出,虽然以她一人之力要对付两大神魄境有些困难,但这个时候,她也没多少选择了,只能尽量的拖延一下。

  」轰!「

  不过,就在叶轻灵要强行出手之时,那距此处不远的一处高坡上,突然有着极端狂暴的灵力席卷而出,周遭树林瞬间被绞碎而去。

  那里突然间传来的狂暴灵力波动也是令得杨弓二人一惊,急忙转头,只见得在那山坡上,一个巨大的灵阵缓缓的浮现,在那灵阵之前,一个扎着双马尾显得极为可爱的小女孩正气鼓鼓的盯着他们。

  」想要欺负我姐姐,找打!「

  笋儿脆声响起,旋即她小手飞快的结出印法,头顶上方,那巨大的灵阵陡然间旋转起来,一股狂暴的灵力,飞快凝聚。

  」风龙破天阵!「

  吼!

  青色的巨大灵阵中,青光凝聚,漫天狂风席卷,一头约莫数十丈庞大的风龙暴冲而出,然后携带着风沙以及滚滚灵力,撕裂长空,直奔杨弓二人而去。
  杨弓二人望着那声势惊人掠来的风龙,面色也是在此时变幻了起来

  风龙咆哮,狂风呼啸,漫天风刃席卷,仿佛连空气都是被撕裂了开来,那种惊人攻势,看得那杨弓二人面色也是为之一变。

  笋儿所催动的这灵阵,威力极强,恐怕并不会弱于之前牧尘那」金轮裂灵阵「,即便是神魄境初期的强者挨上了,那也必死无疑。

  在先前的时候,牧尘便是留了一个心眼,让笋儿悄悄的潜伏在一旁,暗中准备灵阵,一旦遇见情况,就布置灵阵出手。

  牧尘清楚笋儿对战经验极弱,所以并未让她出现与人正面对战,而是隐在一旁,这样的话笋儿方才能够真正发挥出她应有的力量。

  而事实证明牧尘的安排的确没错,少了旁人干扰,笋儿布置出来的灵阵威力,丝毫不比他弱。

  杨弓,周黎二人面色变幻的望着那呼啸而来的风龙,他们显然都是察觉到了那种令他们有些心悸的灵力波动,这等攻势若是被攻中的话,恐怕他们真是九死一生。

  」想要杀我们,没那么容易!「

  不过这杨弓二人倒的确不是寻常人物,即便是这般时候,都未曾感到绝望,反而是一声冷喝,手掌一握,各自手中有着一团光芒闪现出来。

  轰!

  雄浑灵力猛的自两人掌心之中爆发而出,旋即叶轻灵他们便是见到在那杨弓面前化为一道黑色铁盾,在那铁盾之上,布满着玄奥的纹路,隐隐间有着一种特殊的波动散发出来。

  而在周黎面前,则是出现了一道灰色的石鼎,那石鼎上同样是有着强大的灵力波动,上面布满着一道道奇特的光纹。

  」黑灵盾!「

  」灵石鼎!「

  伴随着喝声自杨弓二人嘴中传出,只见得那一盾一钟,顿时爆发出强烈光芒,将两人护在了其后。

  砰!

  风龙咆哮而来,最后狠狠的撞击在了那黑盾石鼎之上,顿时惊人的灵力冲击波席卷开来,金铁之声,远远的传荡开来。

  咻。

  两道身影有些狼狈的从半空中倒射而出,脚掌急急点着地面,这才逐渐的将身形稳住,而他们面前的黑盾石鼎,则是黯淡了许多,最后消失在他们手中。
  不过两人看上去,竟是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灵器?「叶轻灵见到这一幕,心头微微一沉,先前杨弓二人拿出来分明就是真正的灵器,这两个混蛋家底的确不弱啊。

  那稳下身来的杨弓二人此时脸庞上也是掠过一抹心悸,这一次如果不是他们身怀护身灵器的话,恐怕真是会直接被那小女孩给秒杀掉。

  」你去抓住那小女孩,我来拦住叶轻灵!「杨弓沉声道,此时他已经收起了所有的玩乐心态,那个小女孩太厉害,如果再来一次这么厉害的灵阵,他们就真有点吃不消了。

  」好!「

  周黎也是明白这一点,当即一点头」身形一动,直接是对着远处山坡上的笋儿冲去。

  「站住!」

  叶轻灵见到周黎竟然冲着笋儿而去,俏脸顿时一变,急忙掠出,不过她身形刚动,那杨弓便是出现在了前方,笑眯眯的道:「小美人,你还是陪我玩玩吧。」

  「你们敢动我妹妹,我饶不了你们!」叶轻灵美目之中满是寒意,雄浑灵力自其体垩内席卷而出,凌厉攻势顿时对着杨弓攻了过去。

  「哈哈。」

  杨弓大笑,不过却也不敢太过怠慢,叶轻灵实力不弱于他,若是心怀小觑,他必然会付出代价,因此当即也是将灵力催动到极致,全力相迎。

  轰轰!

  两人全力交手,雄浑灵力爆发而开,将周遭的巨石尽数的震碎而去,大树也是轰成碎片。

  在杨弓与叶轻灵交手时,那远处山坡上的笋儿也是见到了对着她杀气腾腾冲来的周黎,顿时吓了一跳,然后转身就对着山林之中跑去。

  原本还浑身紧绷,随时警惕着笋儿的周黎见到这一幕,顿时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那让他与杨弓察觉到死亡味道的笋儿,竟会直接掉头就逃。

  「哪里走!」

  不过周黎很快就回过神来,笋儿的危险性比叶轻灵还大,如果待会又躲起来偷偷布置灵阵,他们恐怕就没这么好运气了,所以必须将她擒住。

  唰!

  雄浑灵力自周黎体垩内暴涌而出,犹如疾风一般掠出,追向笋儿。

  雄浑的灵力,在山谷之外的半空中爆发开来,两道人影闪掠而出,灵力滚滚,皆是携带着凌厉劲风爆轰而出。

  叶轻灵与杨弓全力交手,两人都没有丝毫的留手,神魄境实力展现得淋漓尽致,不过虽说两人实力相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是叶轻灵逐渐的占垩据了上风,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从灵路出来的人,经历了那里的磨练,她不论是对战经验还是心性方面,比起杨弓都是要优秀一些,后者虽然凭借着大量的资源也是冲上了神魄境,但与叶轻灵这种稳扎稳打一路修炼而来的实力相比,还是少了一分沉稳。

  而那杨弓显然也是察觉到了来自叶轻灵的压力,面色变得极为的凝重,再不敢有丝毫的分心,竭尽全力的出手。

  那些被杨弓与周黎带来的人马,也是在此时对着山谷上的王盛他们冲去,因为人数的缘故,后者等人很快的就落入了下风,情况并不太-。

  「哈哈,小美人,你的人快要坚持不住了啊,你还要负隅顽抗吗?」杨弓大笑着,试图用言语来使得叶轻灵分心。

  不过他笑声一落,那来自叶轻灵的攻势却是愈发的凌厉,后者心思剔透怎么会不明白他的用心,这个时候,若是她分心的话,对眼下的局面并没有丝毫的益处,所以,想要帮到王盛他们,还是得尽快解决掉杨弓。

  杨弓也是被叶轻灵突然间凌厉的攻势吓得不敢再言语,凝定心神大感这女孩还真是棘手。

  而在杨弓与叶轻灵的战斗进入白热化时,那远处的一座隐蔽山坡上,也是有着一些人正在遥望着,看其模样,赫然便是葛海等人。

  他们此时正目光紧紧的望着那片交战之处眼中寒芒闪烁,显然是打着做一次渔翁的打算。

  「大哥,那杨弓似乎奈何不了叶轻灵啊。」葛青看了片刻,低声道。

  「不急,叶轻灵人手不足,那些手下很快就会被解决掉,而且周黎已经去追那小女孩只要将她抓住,叶轻灵也不得不束手就擒。」葛海冷笑道。

  「倒是那牧尘…却是一直没动静,莫非他已经得到了神魄阴阳芝并且试图在这里炼化吸收?」

  「那如果他吸收成功晋入神魄境的话…」葛青一惊,道。

  「哼,神魄阴阳芝哪有那么容易被吸收,这家伙显然是想孤注一掷,但却是高估了他的能力,只要叶轻灵他们被解决杨弓他们一进入山谷,到时候处于修炼状态中的他反而会将自己陷入死地。」葛海森然一笑,道。

  「而到时候他万一要和杨弓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就是我们出面的时候了。」
  「大哥英明。」葛青面带喜色,还是葛海考虑得周到,这一次看那牧尘该怎么办!

  咚!

  半空中,叶轻灵掌心雄浑灵力涌动,而后玉掌之上有着耀眼光芒爆发,直接是与那杨弓正面硬轰在了一起。

  一道肉眼可见的灵力波动蔓延而出。

  杨弓的身形狼狈的急退了十数步,他望着那仅仅退后两三步的叶轻灵,却是一笑,指了指下方,那里的王盛等人已经被团团包围:「你的手下似乎落到我们手中了。」

  「那就先杀了你!」叶轻灵美目泛寒,掌心灵力波动便是再度准备出手。
  「哈哈,你出手试试。」那不远处,突然有着冷笑声传来,叶轻灵一惊,急忙转头,俏脸顿时剧变起来,只见得那里周黎飞快的掠来,而在其手中,正抓着不断挣扎的小女孩。

  「笋儿!」叶轻灵失声道。

  「姐姐,对不起。」笋儿大眼睛红红的,委屈的道,她作战经验太弱了,偷偷的出手还算厉害,但一旦被周黎这种神魄境的强者正面盯上,她就立刻战斗力暴跌。

  「周黎,我妹妹若是伤了一点,我拼死都要你来陪葬!」叶轻灵盯着周黎,一字一顿的道,那声音之中,充满着极浓极浓的杀意。

  周黎面色微微变了变,他知道一个疯狂起来的女人有多可怕,所以他也并不太想过于的刺激叶轻灵,道:「只要你将神魄阴阳芝交出来,我就放了她。」
  叶轻灵玉手紧握,银牙咬着红唇。

  「怎么样?」

  周黎抓着笋儿柔嫩小肩膀的大手微微用力,顿时让得小女孩痛呼了一声,小嘴瘪了瘪,大眼睛红红的,不过却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也逐渐的开始明白,这里不再是她以前所在的地方,在这里,她不能再跟以往一样获得所有人的保护和疼爱。

  叶轻灵听到笋儿的痛呼声,却是犹如刀割,娇躯微微颤抖。

  「我劝你乖乖投降,不然待会我会对你妹妹做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啊。」周黎淫邪的笑道。一只手攀上了笋儿尚在发育的少女椒乳,并在上面捏了一把。痛的笋儿尖叫了起来。

  「姐姐,快来救我啊!」

  「笋儿!」叶轻灵杏眼圆睁,愤怒的看着周黎,「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趁着叶轻灵分心,杨弓突然出现在叶轻灵身后,将其制住,「当然是干你了!」

  「混蛋!」叶轻灵怒骂一声,无奈杨弓的大手已经开始在她身上游走起来,让他羞辱难当。而另一边周黎也开始在笋儿身上占起了便宜。

  「可恶,等牧尘哥哥出来,他一定会打死你们的!」笋儿不断挣扎着。
  「呵呵,那就来试一试吧。」周黎笑道,再一次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你要干什么?!」笋儿惊恐的看着周黎,周黎原先还有点犹豫,但他看着笋儿包裹在衣服下性感的身材和美丽的脸庞,听着她的惊叫,想想自己天天想着的猎物就在面前,于是原始的性欲彻底战胜了一切理智,他粗暴的冲了上去,一把紧紧抱住笋儿,手忙脚乱的把她按到在地上,利用自己身体的重量紧紧的压住少女柔软而肉感的身体,「救命………啊!」

  笋儿的声音才叫出一半,就被周黎用一块布捂住了嘴巴,接着在她的小肚子上狠狠的打了一拳,小姑娘痛的「唔,唔」乱叫,「你再叫,再敢叫,我一刀杀了你!!!」周黎拿出一把小尖刀指着笋儿的喉咙,「不对!你要是再叫,我即使得不到你的身体,我也把你的脸毁了,哼哼!」边说,周黎边拿刀在笋儿脸上比划;笋儿吓的睁大了眼睛瞪着小刀,拼命的乱摇头,「你只要乖乖的听话,让我爽,我就不会伤害你,,要不,哼哼!」

  周黎又拿刀贴着笋儿脸上的肉轻轻的划着,「我就把你打晕后脱光了衣服扔到这里,教你以后都没脸见人,哼哼哼!」

  在周黎连番的心里攻势下,单纯的笋儿渐渐平静下来,终于用祈求的眼光看着周黎点头了,于是他松开捂着笋儿嘴的那只手,果然笋儿不敢再叫了,周黎又拿起刀在她眼前晃了几下「乖乖听话,知道吗?要不,嘿嘿!」

  笋儿含着泪水,点了点头。

  叶轻灵一看见周黎拿着刀子在笋儿脸上比划,顿时怒骂道:「周黎,你敢对我妹妹干那种事,我绝饶不了你!」

  「美人,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杨弓一口就把叶轻灵的嘴巴堵住,狠狠地享受起来,一把将叶轻灵按倒在了地上。

  于是周黎迫不及待的玩弄起笋儿来,他先隔着衣服摸了几把笋儿的乳房,「好有弹性啊,简直太爽了」,周黎一把撕开她的衣服,露出了她洁白如玉般的胸膛,周黎忍不住在她胸口乱舔,接着他又撕开笋儿的肚兜,瞬时间一对白嫩高耸的乳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两颗樱桃般大小红色的乳头简直是可爱、性感极了,而且一股处女淡淡的幽香漂然而出,这更加激起了周黎的兽欲,他狠狠的抓弄笋儿的乳房,用嘴不断的舔,吸她的乳头,笋儿则在他身下「唔,唔」的轻叫着。
  不一会她的乳头就硬了起来;周黎又狠狠的拉下了笋儿的裙子和三角小内裤,她的阴毛,软软的成一个倒三角贴在她的小腹上,两片娇嫩的阴唇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少女的阴部是那样的洁净啊,周黎开始疯狂的舔她的小穴,用舌头顶开阴唇,直接伸进去,舔她阴道里的嫩肉,在里面不断的顶着、转着、吸着、舔着;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那经得起周黎如此得玩弄啊,一会功夫下面就淫水汹涌了,于是周黎三下两下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又一把紧紧的抱住了赤身裸体的女孩,于是两具一丝不挂的肉体滚倒在柔软的草地上,并紧紧的缠在了一起。
  也许是笋儿的清纯稚嫩,也许是强奸的刺激,反正那种爽的感觉是周黎以前从未享受到的;看着笋儿嫩嫩的小嘴,周黎突然想起让她给自己口交一定暴爽,于是周黎拿起已经硬硬的的阴茎,对准了笋儿的小嘴,一开始她不肯,后来又被周黎狠狠的威胁了一通,笋儿终于含住了周黎的阴茎,她的小嘴刚刚能含住周黎硕大的肉棒,于是周黎把她的小嘴当成阴道,抽送了起来,看着赤身裸体的美丽女孩可怜兮兮给自己口交,周黎的感觉简直太棒了,虽然她毫无技巧可言;
  周黎又命令笋儿用舌头舔他的阴茎,用手不断套弄,随着舒畅的感觉越聚越多,周黎的抽插也越来越深,几乎每次都插到笋儿的喉咙口,那种滑腻的感觉,和强奸的刺激,使周黎一不留神就射了出来,周黎深深的插入笋儿的喉咙,强迫把精液射了进去;笋儿恶心的乱吐,可是已经咽下去的东西怎么可能再吐出来呢,看着美丽的小妞被自己强奸可怜兮兮的样子,周黎感到无比的刺激,他的阴茎不但没有软掉,反而变的更加雄壮;

  看着小姑娘美丽性感的下身,周黎又重新压了上去,用手握住自己粗长的阴茎对准了笋儿的阴道口,那里已经是很潮湿了,接着周黎狠狠的一压屁股戳了进去,

  「啊,好痛啊!」笋儿痛的叫了起来,她开始拼命的推周黎,想把周黎从她的身上推走,但是她怎么可能推的动周黎呢?

  周黎紧紧抱住她一面把她压在身下,一面享受着她柔嫩而有弹性的肉体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渐渐的笋儿没有了力气,也发觉挣扎是毫无意义的,同时破处的疼痛也慢慢的消失了,周黎知道该是尽情享受她美丽身体和娇嫩的小穴的时候了,于是他开始用力,快速的抽插起来,每次抽出是只留一个龟头在里面,每次插入则狠狠的插到底,因为他曾经听很多老狼说过一句名言:「对付嫩女要快进快插,狠狠的干,猛干;对付成熟女人要慢慢的玩弄,这样才能彻底征服她们」。
  所以,周黎疯狂的,用力抽插着笋儿的嫩穴,看着她和淫水一起流出来的处女鲜血是那样的兴奋刺激,她的小比充满了弹性,四周的嫩肉紧紧的抱住周黎硕大的肉棒,每次插入时周黎都感觉到,仿佛她的小穴是没有洞的,而自己的肉棒就象是个钻土机,硬是在她的阴道里挤出一个洞来,那种顶开层层嫩肉的滑爽的感觉简直无与伦比。

  由于笋儿已经被周黎插的高潮了一次,所以她的小穴已变的更加的淫糜,淫水已经变成了白色的粘稠的浆液,变的更加的滑粘;周黎拔出欲见粗大的阴茎,把已经被他奸的绵软无力的笋儿抱了起来,把她的大腿大大的撑开,对着她的小穴周黎又狠狠的插了进去,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不断和笋儿比里的嫩肉摩擦着,滑滑的、粘粘的、热热的,此时笋儿已经被周黎干的死去活来了,已经高潮了好几次,试想一个处女怎么经得起一个象周黎这样性欲强盛的无处发泄的男人的疯狂强奸呢。

  在周黎又狠狠的抽插了大约二,三百下后,终于有了强烈的射精的感觉,于是他俯下身体紧紧抱住笋儿柔软的身体,下面则屁股继续高高的抬起,快速疯狂的,深深的在笋儿的小穴里抽插着,一阵经挛之后,他憋了几个月的精子疯狂的射进了笋儿的子宫,此时笋儿已经被他干的只会喘气,没有一点声音了,连呻吟的力气也没有了!

  周黎没有立刻拔出他的阴茎,他太迷恋眼前这个小妞的身体和小比了,她真的是让自己太爽了,看着笋儿闭着眼睛拼命喘气的样子,周黎感到了一种无上的满足和征服感,看着看着周黎居然感觉到在笋儿阴道的阴茎又开始硬了起来,于是他又紧紧抱住笋儿的身体开始疯狂的抽插了起来,面对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周黎的兽欲仿佛永远都不会满足,他的性欲之火是那样的旺盛,于是粗长的阴茎又出没于少女娇嫩的阴道之中…………………。

  周黎想不到精疲力竭,不射尽他的最后一滴精液是不会离开这个美丽的肉体的了,他已失去了全部的理智,整个人已幻化成一只充满兽欲的野兽,淹没在了无尽的糜烂和性欲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美丽的女孩身上爬起来,直到此时周黎看到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美丽的肉体,心中依然是感到阵阵的悸动!但确实没有一点力气再去奸淫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了,他站了起来,准备休息一下,再去尝尝叶轻灵的味道。而他的手下边一个个冲了上来,将笋儿紧紧围住,接替了他们老大的位置。可怜的笋儿再一次呻吟了起来。

  另一边,杨弓欣赏完了那边的表演,便准备对叶轻灵发起攻击。

  可怜的叶轻灵看着自己的妹妹在自己眼前被奸淫,早已喊哑了嗓子,连力气都没有了,软软的瘫倒在地上,唯有眼泪不停的从脸庞上滑落。

  杨弓从后押着叶轻灵,紧贴着她,撩起她的裙子,半褪下她白色蕾丝的内裤,杨弓开始淫猥抚摩叶轻灵浑圆坚固紧绷、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内裤里勃起的下体紧贴着她的股间摩擦起来。

  「啊……不行……住手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呜……求求你……」叶轻灵啜泣呻吟,雪白无瑕的修长美腿不停颤抖。

  「嘿嘿,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干起来一定很爽。」杨弓淫笑着,抬起叶轻灵清丽动人的俏脸,恶心地笑着:「啧啧…这么漂亮清纯,长的真是欠干,我们这么多人一定会狠狠干死妳,哈哈……舌头伸出来……」

  叶轻灵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为了帮牧尘拖延时间,竟把自己也给赔上了,她现在只希望再拖拖时间,等到牧尘出来。

  叶轻灵啜泣着,轻吐艳红舌尖,让杨弓强吻她鲜嫩的樱唇,杨弓恶心的舌头放进她嘴里吸吮她柔软的香舌,还不停搅动她的舌尖,叶轻灵想不到应该最浪漫的初吻就这样被丑陋恶心的杨弓夺走,一脸嫌恶恶心,舌尖抗拒地推挤杨弓恶心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杨弓更兴奋,杨弓强烈感到叶轻灵的嫌恶,这让他更兴奋地用舌头与她的舌尖搅动交缠,他的手扯开叶轻灵的衣服,扯下她白色的肚兜,握住叶轻灵雪白幼嫩的乳房尽情搓揉,揉弄着她鲜嫩可口,因感觉恶心而颤抖的粉红乳头。

  杨弓的手指则伸进叶轻灵半褪的内裤里激烈搓弄那鲜嫩的花蕊,弄得她花蕊湿淋淋,不停媚声呻吟。

  「啊…啊……住手啊…杨弓……求求你……不要这样……啊…啊……呜……求求你……」叶轻灵因为嫌恶恶心与害怕而全身颤抖,她的可怜哀叫十分柔媚凄楚,令人销魂。

  「像妳长得这么欠干,真是天生的烂婊子。」杨弓一面把玩着叶轻灵的雪白椒乳一面冷笑着说:「妳最适合的就是当大家的公厕……」

  杨弓一面强迫叶轻灵跟他激烈舌吻,一面喘口气淫笑:「小美人很会用舌头接吻啰,有这么淫荡的舌技……吃大鸡巴一定很爽……」

  杨弓强吻完,马上淫笑着脱下内裤,露出恐怖的巨根,长足26公分以上,巨根上布满树根般凸起可怕青筋,还有一个非凡硕大狰狞的伞状龟头。

  第一次看见男人阳具的叶轻灵,惧怕地看着眼前杨弓难以想像的狰狞巨屌,全身不停发抖,那是任何经验丰富的女人也会害怕的凶器。

  杨弓强迫叶轻灵在他身前蹲下,按着她的头:「给我乖乖地吃,让我的大鸡巴舒适,待会可是要干妳好几次……。」

  「不要啊……呜呜…不要……呜呜…饶了我……」一下子面对巨根,叶轻灵不停啜泣求饶。

  杨弓强迫叶轻灵用舌尖在腥臭的超大龟头及龟头到根部处舔着,并将巨屌含入嘴里吸吮,还抓住她的手来到血脉贲张的巨根上,强迫她一面口交一面用右手揉搓肉棒,左手轻搓蛋蛋,

  「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我的女神正为我口交……」杨弓按着叶轻灵的头兴奋地呻吟,拨开披散在她脸上的秀发,看自己的特大号肉棒在女神红艳欲滴的小嘴里抽插,她清丽如天使般的脸上还挂着泪珠,雪白诱人的喉咙痛苦地抽动,柔软的舌尖忍受着恶臭,抗拒地推挤他恶心的龟头,反而让他更兴奋。
  杨弓可能太兴奋了,口交到一半竟忍不住喷了叶轻灵满嘴满脸白浊精液。
  一半精液射在叶轻灵嘴里,肉棒抽出时部分精液喷在她漂亮清纯的脸上,叶轻灵被迫喝下腥臭恶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浊精液仍从她艳红的唇角流下,清丽无邪如天使般稚嫩的脸上喷满精液配上凄楚受辱的神情,令男人看了更兴奋勃起。

  杨弓从后紧贴着叶轻灵,撩起她的短裙,手在她雪白的大腿内侧恶心地游移,然后抓着她的屁股,脱光她的衣裙,再褪下她的白色蕾丝内裤,挂在她的左膝,右手搓着女神那雪白幼嫩高高翘起的少女美臀,左手尽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着她鲜嫩可口,因恶心而颤抖的粉红乳头。

  他的下体紧贴叶轻灵的股间磨蹭,非凡狰狞恐怖的超大伞状龟头从后面激烈磨擦她颤抖的嫩唇,弄得她娇躯打颤,花蕊湿淋淋,「啊…啊…不要啊…爸爸…啊…啊…啊…求求你…啊…啊…呜呜…求求你…不要……」叶轻灵双腿不停发抖,似乎一波一波的电流从下体传遍全身。

  「舌头伸出来,快点。」

  杨弓强迫她转头,强吻着叶轻灵沾着精液的鲜嫩樱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然后他双手抓着叶轻灵那柔软纤细的腰肢,超大伞状龟头抵着已经湿淋淋的幼嫩花苞开始用力,预备插入。

  「妳还是处女吧?」杨弓想到马上就要强奸这么漂亮超有气质的女孩,兴奋地淫笑:「我可是轻灵第一个男人喔,妳要永远记得我怎样帮妳开苞………」
  「啊…啊…好痛……不要啊……杨弓…求求你…千万不要……呜呜………求求你…不要……」叶轻灵惧怕地哀叫,全身颤抖挣扎,不停哭着求饶。

  她的哀叫楚楚可怜,声音柔媚销魂,是男人听了会更想狠狠蹂躏的声音。
  「小婊子,认命吧,妳今天整晚会被大家一直干,没有时间休息。

  杨弓的大龟头在叶轻灵湿淋淋的花瓣上激烈地磨擦着,看着女神幼嫩雪白又圆又翘的美臀因害怕挣扎而摇着,真是心旷神怡,淫秽至极。

  「求求你……杨弓…不要……呜呜……杨弓…饶了我……」叶轻灵全身颤抖,楚楚可怜地呻吟:「牧尘快来救救我…啊…啊…好痛……会死啊……」

  杨弓噗滋一声从背后直插而入,柔软鲜嫩的处女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他的巨屌,「啊……好痛……啊……啊……杨弓…停下来……会死…啊……不要啊……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放过我…呜呜…啊…啊…」

  叶轻灵惨叫哀嚎,纤细雪白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被杨弓的超大鸡巴开苞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

  「轻灵真的还是处女,我的女神果然很欠干,喔…喔…太爽了……怎样,我的大鸡巴很粗很长吧…痛死了对不对……」

  杨弓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淫笑:「好紧…处女干起来最爽了……干死妳…干死妳…欠人干…叶轻灵,妳要永远记得我的特大鸡巴………」

  美少女幼嫩雪白浑圆翘起的屁股被猛烈撞击得啪啪作响,艳红的破处鲜血混着淫水从颤抖的雪白大腿流下,「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杨弓…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

  叶轻灵哀叫了一会,杨弓又强迫她转头接吻,樱唇被杨弓布满槟榔味道的嘴堵住,恶心带着大量口水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她柔软的舌头。

  杨弓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凶猛激烈地摇着她纤细的腰肢猛干。

  叶轻灵泪流满面,雪白纤弱的娇躯因感觉恶心颤抖扭动,杨弓捧着叶轻灵凄楚动人的俏脸强吻她鲜嫩的樱唇,舔弄吸吮她柔软的香舌,却仍然激烈地摇着叶轻灵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

  叶轻灵看起来被干得很想叫,她柔软的舌尖抗拒地推挤杨弓恶心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杨弓更兴奋。

  「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放过我…啊…啊…」

  在杨弓可怕的巨根疯狂的抽插下,倩宜不时松开樱唇,娇柔销魂的声音楚楚可怜的哀叫呻吟,雪白纤弱的娇躯颤抖扭动,杨弓狠狠噗滋噗滋猛干,那根26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将粉红嫩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嫩唇翻出,阴户四周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叶轻灵高高翘起浑圆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响。

  杨弓双手抓着叶轻灵颤抖的白嫩翘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噗滋噗滋地猛干,叶轻灵好几次要昏死过去,但持续猛烈的撞击抽插令她连昏死都不能。

  杨弓淫笑:「小贱人,妳也有今天……像妳这么漂亮又一脸欠干,还假装圣女,真是天生的烂婊子。」

  杨弓用力搓揉她被干得激烈摇摆的白嫩乳房,捏弄她含苞待放的红嫩蓓蕾。
  「好紧…轻灵嘴里说不要,却叫那么浪…叫大声点…腰真会摇嘛…用力摇…喔…喔…太爽了…干死妳…欠人干的…好紧…干死妳…干死妳…」

  杨弓猛干狠干,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干得叶轻灵几乎死掉,她松开双唇大声哀叫呻吟,觉得自己的纤腰快被凶猛折断似的,杨弓兴奋吼着:「灵儿,我要射进去了……」

  「不要啊……不要射在里面……」叶轻灵无力地请求着,「认了吧……射在里面才爽呢……射了射了……全部给妳灌进去……」

  杨弓不顾女孩楚楚可怜的请求,将大量精液满满地喷在她体内。

  杨弓猛烈抽出湿黏黏仍完全勃起的巨根,当非凡狰狞恐怖的超大龟头通过叶轻灵饱受蹂躏的黏稠嫩唇的时候,「啊……」叶轻灵全身打颤抽搐,发出令男人销魂万分的凄楚哀叫。

  叶轻灵双脚一软,几乎便要倒下,被灌满的恶心精液和艳红的破处血丝随着杨弓巨屌的抽出而流下。

  恢复了战斗力的周黎马上迫不及待从后面抬高那浑圆紧绷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龟头磨擦她被干成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后顺着杨弓灌得满满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干叫着:

  「干,真是爽……小贱货……终于被我干到了吧……第一天看到妳就想狠狠干妳了……妳长的还真是欠干…干死妳…干死妳…」

  「平常一副欠干的圣女模样……干起来还不是一直叫……假清纯…被干得很爽吧……欠人干……干死妳…干死妳……」

  周黎从后面抬高叶轻灵那浑圆紧绷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大龟头磨擦被干得糊成白浊一片的嫩唇,然后顺着被杨弓灌得满满的精液噗滋插入,干得叶轻灵不停呻吟哀叫,死去活来。

  整整干了十分钟,周黎也在叶轻灵体内播下了自己的种子。舒爽无比地站了起来,准备再去品尝品尝笋儿。而早已转移阵地的杨弓也从笋儿的小穴中拔出了已经瘫软的肉棒。

  下一刻,他们的手下重重包围住了两女,围绕两个女孩的淫戏再一次展开。
  ……而牧尘却迟迟没有出来。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