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27)【作者:一支大屌】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27)【作者:一支大屌】
字数:50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廿七)

  街道上的晚风夹着车辆呼啸而过,浓浓的夜色笼罩在城市的上空,压得街边的路灯都低着头,屈从於暗冥的阴郁。尽管发出着明明的光,却晕晕的只能照亮自己的足下,照不到灯桿以外的范围。马路上空无一人,整个城市都寂然的安睡在甜蜜的梦乡,只有我一个人姿容邋遢的一脚高一脚低地独自走在夜晚城市的街道上。

  我赤着两只脚丫,脚上除了破破烂烂的丝袜之外,没有穿鞋子。紫色的透明丝袜在膝盖和脚尖的地方都磨破了,露出匀圆的膝盖和粉嫩的大趾尖。满佈灰尘的薄丝外面从膝盖以上的绝对领域到腰际更是破的一塌糊涂,一双白嫩的大腿几乎完全赤裸裸的从破口露出它们滑细的肌肤。我脚底的丝袜也给粗砺的地面磨穿了,可我走在扎人的路面上却已毫无感觉。

  我佝偻着身子,脚步踉跄,走起路来就像一个騃颠癡倒的醉汉。汙皱的白T耷拉在我的身上,宽大的领口斜堕着,露出了匀滑的香肩和雪白的胸脯。在舌与唇、泪与精的交替刷洗后,我脸上的妆应该是糊的不成样子了。原本滑顺的秀发黏成一络一络湿淋淋的沾在我的脸庞上,还有摊披在我的肩头。

  街上的计程车看到我的模样,不是无视我高举招呼的手从我身边急驰过去,就是亮起载客灯,假装车上已经有了乘客。

  我茫茫然的走在街头,神智恍惚的蹒跚行过一个又一个的路口。大众运输早已停驶,而家却还在几里之外,城市的另一头。我一手提着被从脚丫上脱下来的暗红格子帆布球鞋,一手捏着两张千元纸钞,彳彳亍亍的拖行着脚步,挪动那双穿着勾了丝、破了洞的紫色丝袜的两只脚丫,跌跌撞撞的一心想从偌大的城市里回到可以安身的地方。

  手上那两千块钱是矮个子的服务生从我的两腿中间爬起来之后塞给我的。他一边扶着我坐起来,帮我把宽版白T套到赤条条的身上,一边把我四散的衣物都搁在了我的腿上交给我,同时把这两千块钱塞在了我瘫垂在地上的手掌心里。
  他一边握着我的手,让我把这两千块钱在手心里攒好,一边对我说:「没事了,没事了。拿好,啊。这两千块钱你就收着,等会儿回去时坐车用,嗄。」
  我看也不看他,摇摇晃晃的爬起身来,矮个子服务生放置在我光洁大腿上的裙子、内裤、胸罩跟着散落了一地。

  一而再,再而三的轮奸使我的两腿发软,几乎立足不稳,但我还是撑扎着坚持站起来。我踉踉跄跄的走向包厢的角落,拾起跌在那里的鞋子,又摇摇晃晃的走向过道,拾起掉在那边的另一只鞋子,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包厢。中间还险些跟一个女服务生模样的姐姐相撞。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好…我不好…是我不好……」我巍巍颤颤的说,畏畏缩缩的不敢看她。

  她用一种奇怪的神情看着我,似乎还张嘴跟我说了些什么,而我丝毫无法跟她对面,生怕被她看出我这个衣着暴露、行为不检,骚得像妓女一样的,在包厢里面跟好几个男生发生性关系的淫贱破麻长什么样子。因此我急急忙忙举起手臂掩住自己的面孔,踉踉跄跄的逃出了这家KTV。

  我手里捏着这两张千元纸钞,拎着一双鞋子在街头独行。脑子里不断的出现那个矮个子趴在我身上的画面。他捧着我的脸,顶在我的两腿中间,用他的阳物在我的身体里面往复的鼓踊,却用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把他的脸凑在我的鼻尖前,用他捧住我脸蛋的双手的大拇指擦拭我不断涌出的眼泪。

  我摇摇晃晃的向前走,眼里净是他一边不停的跟我说「对不起……对不起」,一边却不停的蠕动他的屁股在我两腿中间鼓踊他下体的模样。我举手拭了一下泪,下意识地把手指抚过了脸颊放在了双唇上。想起那肥腻的厚嘴尽管吐着「对不起」这三个字,却贪婪的捧住我的脸在我的双唇上啜吮舔舐,无视我不愿意的眼泪,和不住左右摆晃摇动表示拒绝的头,告诉我说:「没事了,没事了,一下就好,一下就好,喔!」。

  没事?怎么会没事?你们男人可以拍拍屁股射后不理,但所有的后续都是我们女生来承担,你们怎么可以因为你们想要,就强迫一个女生必须张开大腿接受你们把精液射进她的身体里面,然后再以为像嫖了个妓女之后一样施舍点钱给她,就可以当做没事?还表现出一副自以为是暖男的样子?呸!

  我这才想起手上还握着矮个塞给我的两千块钱,刚刚恍恍惚惚的逃出KTV的时候忘了它们。现在看着手上皱巴巴的纸钞像在羞辱我似的,印着四个指指点点的四个小朋友,气愤的把它揉成一团,用力的丢向街角,接着止不住的泪如泉涌,站在街上哭了起来。

  一阵风吹过来,揭起我身上的宽白T恤。飘飞的衣摆下露出我凝脂般的肌肤,两点朱嫩的蓓蕾和一撮黑溜溜的阴毛淫秽的点缀在我裸露的腴白肉体上,圆鼓的耻丘底下分成两片肥满凸起的橘瓣,两片橘瓣凸起中间的一弯清沟里绽露着曾经纯洁美丽的处女花蕊。现在它们却淫贱得像嘟起的双唇,专门吞吮男人的肉棒。
  凉意从下摆寒了上来,我这才发现两腿间空空洞洞的,在我宽大的白T底下什么都没有穿。内裤、奶罩、裙子、包包都因为刚刚只想赶快逃出那个不愉快的地方,而忘在了KTV里,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连叫车回家都有困难。我看着街角上被我揉成一团扔在那里的两千块钱,心中现实与尊严交戛。最后一咬呀,还是走过去把我丢到街角的两千块钱拾了回来。

  摊平的纸钞上,四个小朋友依旧对我指指点点,像是嘲笑我最后还不是收了矮个的钱。我再也承受不住,两腿一软,蹲在地上痛哭起来。被冷空气刺激的两粒粉红色乳头硬硬的在浑圆饱满的乳房尖上淫荡的勃起;刚刚才饱历云雨摧残的莲蕊在两腿间空洞洞的微开。透骨的寒从潮湿的丝袜上侵进我的双腿,刺得我打了个寒噤,彷彿又回到方才被羞虐的时候。

  「泼喇!」冰冷的自来水泼在我的身上。我湿淋淋的站在包厢厕所的地板上哭,双手交叠着放在腹部,无助的让叫臭肚的高个服务生把一瓢一瓢的冷水泼在我赤裸裸的身体上。我紧闭双眼,缩起肩膀承受迎面而来的冲击。湿漉漉的身体遇上开着空调的室内空气令我在厕所冰凉的磁砖上冷得发抖,却又因为臭肚的淫威而不敢妄动。

  我身上只剩下被撕破的紫色丝袜。从膝盖的三寸以上到腰线之间的织物几乎全都被撕烂,余下破碎的纤维还鬚鬚缕缕地挂在身上。勾破的丝料纤维互相牵连着,形成一个又一个或大或小、圆形或椭圆形的口子,深陷在我的腰、臀、肚子还有大腿上,勒出一道又一道的凹痕。

  白嫩嫩的肉就从这些口子上跳出来,沿勒痕边缘饱满的凸起。我白坦的小肚子、圆鼓的耻丘、丛生的阴毛和光滑的大腿、紧翘的臀部全都自这些破口无遮蔽的向外招摇。更显得我青春无敌的肉体充满了弹性。乳尖上两粒粉嫩的小蓓蕾因为寒冷而收缩,硬硬的勃起在我雪白的乳房上。一对娇嫩的乳房也在冷水的刺激下变得坚挺,耸立在我的胸前瑟瑟的颤晃。

  臭肚在我的身上泼了几瓢水之后,就拎起水桶,把剩下的水一股脑的全往我的身上浇下来。

  「啊噢!」

  「泼喇」一声,桶里的水从我的头上浇下。冻得我身体一缩,不自觉的一手掩着胸部,一手捂着下体,尖叫出声。我侧过脸去,忍受冰凉的自来水从我脸上淋到脚下。在冷水淋落地面发出「啪喳」一响的时候,我也「呜哇」一声号啼了出来。

  「好了,转过去。你这个淫贱的妓女!」臭肚丝毫不同情的说:「哭什么,把你的屁股翘起来。」

  我止住哭啼,「呼哧呼哧」的抽吸着鼻子,乖乖地转过身去,弯下腰。身上的水珠沥沥啦啦跟着往下滴,脸上的水珠也顺着脸颊、鼻尖、和下巴往下滴,眼角的水珠也顺着鼻樑跟着一起往下滴。

  他搁下手上的水桶,「啪!」的一巴掌打上我的屁股,又命令我:「再弯下去一点,你这个妓女。手扶着膝盖。把屁股抬高。」

  我乖乖的依言照做,弯下腰去,用手扶住膝盖,把屁股翘的更高。

  「很好!」臭肚说。他走到我的背后,一手扶着我的腰下,一手扶着他的鸡巴,把他的龟头对准我的阴户,然后用龟头沿着我的肉缝上上下下的磨了一翻,接着把龟头顶住了我的肉穴说:「现在哥哥要把精液排泄到你这个便壶里了,你要好好接受喔!」

  他说完接着就用双手扶住我的屁股,一顶腰,把他的鸡巴插了进来。我感到我的阴户一张就吞进了整根肉棒,整个阴道立刻就涨了个饱。

  我弯着腰,双手扶着膝盖,把肥白的屁股对着臭肚,承受着从背后插进来的性交。臭肚踞立在我身后,两手把着我的腰抽送他的屁股做活塞运动。他的下体节奏的撞着我白嫩的屁股,我两粒32D的奶奶在身下跟着他啪我的节奏摇晃。我无助的在他的裆下发着抖,分不清是因为冷还是因为羞恨。鬓边垂下来的长发坠在我的颊旁摆荡,遮住了我愧恨的脸,也遮住了我向下垂坠的眼泪。

  臭肚的鸡巴冲击着我的小穴,也冲击着我破碎的自尊。我今天才晓得原来我的小穴这么淫贱,不管是谁的鸡巴来,它都可以张开接纳。听着自己的淫穴被臭肚的鸡巴插的「咕啾咕啾」的在响,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除了惊慌、恐惧、无助、绝望和悲伤的情绪之外,还对自身的的遭遇感到羞愤、怨恚,怨恨自己的愚蠢和轻率。想到的都是刚刚在包厢的时候遭到的淫辱。除了小伟,阿大和大支他们淫亵的脸、怒昂的肉棒、羞辱的话语和精液的烫灼等等画面和受触,像走马灯一样不断的在我脑海里浮现之外,还有以及懦弱的矮个服务生和想趁机佔便宜的高个服务生——臭肚。

  我躺在包厢的地板上,骑在我身上的臭肚在矮个子捉牢我的双手之后,就动手揭去我蔽身的白T。痛哭后的我已冷静下来,知道哀求也没有用,於是不再开口求饶,躺在地上举着被矮个服务生拉住的双手撇过脸去,抬眼看向遥远的角落,抽吸着鼻子,认命的等待接下来的事发生。

  「哗!」臭肚惊歎了一声。

  一把揭去我身上蔽体的白T之后,他看到了我胸前润白的乳房,我乳房的丰腴让他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忍不住伸手抓住了我的乳房。他五指一张一握的抓捏着我的乳房说:「好大,这么清纯漂亮的一张脸蛋,却长了一对这么淫荡的乳房。说你不是鸡都没人会相信!要不要我帮你介绍恩客呀?三七拆帐就好。」

  我红了眼睛,没说话,也不看他,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吸啜着鼻子,瞪眼看着别的地方。

  「看看这对奶子,又白又圆摸起来又柔软……」臭肚讚叹着,改抓为揉,像和麵团一样的抓着我的乳房绕着圆挼搓,接着又捏住我的乳头,用他的两个指头搓捻我的奶头。他一边捻搓,一边说:「奶头也很粉嫩,这么好的奶子一定要好好的享用一下。」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按住我的乳房,抬挪了一下他的屁股,使他的重心稍微向前移了一点,然后抓住我的乳房向我的胸脯中间推移,用我胸前这一对柔软的白肉夹住了他的肉棒。

  「喔干!好爽!小姐,你的奶真软!」我看到跪骑在我身上,抓着我一双奶,用指尖捏着我乳尖的小豆豆揉弄的臭肚满足的仰起了脸,说:「妈的!我从好久以前就梦想着有一对美好的奶子可以给我打奶炮!干,这样的梦想终於在今天实现了!」

  接着他就坐在我的身上用双掌搿住我的胸部,指尖捻着我的小奶头,像和麵一样,抓挼着我的奶,同时又前后挪动他的屁股,用我这两坨柔软的白肉去磨挲他鼓胀的鸡巴。

  「喔!喔!好爽!你这个妓女!刚刚一定也跟他们打很多奶炮喔?」臭肚揉着我白嫩的乳房,用他的鸡巴在这两粒肉球间一边抽送一边跟我说。

  我举着被捉住的手,转过脸去看着旁边不看他。两粒奶被压在雪白的胸脯上,一下紧,一下松的传来臭肚手掌的开合和蠕动,乳尖上更传来他指尖在我奶头上捻转的刺痒和疼痛。他的屁股重压在我的胸腹间,坚挺的阴茎前前后后的在我胸前的两个肉球间穿梭,柔软的阴囊和结实的臀部一起前前后后的磨擦着我细滑的胸腹。

  我撇着下唇,抽吸着鼻子,视线越过贴靠在脸颊旁边自己白藕似的手臂,望向遥远的角落。他压在我身上的重量加上跪在我身旁夹着我两胁的两条大腿,使得我有点喘不过气。乳房上紧一阵,缓一阵的被捏揉的闷痛也让我感到很不舒服,但是我只能逆来顺受。我抿紧了唇,张大眼睛看向角落,尽力含住眶里的泪水不让它落下,等着臭肚玩弄我玩弄到过瘾。

  「来,吸吸!」臭肚爬起身来,用膝盖向前挪了几步,跪坐在我的胸脯上,让自己靠近我的脸。他一手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从地上拉起来,另一手扶着他的鸡巴凑上了我的嘴:「来,嘴张开,把哥哥的棒子含进去。」

  我抿着嘴,看着那个男人的东西,觉得一阵噁心。臭肚看我没有反应,抓着我的头用力摇了摇,再一次把他的鸡巴凑到我嘴边抖一抖,示意我注意他的肉棒,说:「喂!吃呀!……嗯!你刚刚应该吃很多次了,应该知道怎么做吧?嗯?」
  他看我抿着嘴没有回应,又扶着他的肉棒在我的唇上顶了顶。我无奈,只好张开小嘴嗦住了他的龟头尖。

  「喔!好棒的小嘴!」臭肚抓住我额顶的头发,把我的头固定住。另一只手张开五指抓住我的两只奶,用拇指和小指把它们扣住,让我的两只奶继续包住他的肉棒,然后开始在我的乳沟里抽送他的鸡巴。他一边用他的龟头在我的双唇间磨挼进出,一边继续用我的两个乳房磨挲他的肉棒。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